紅帷幔內女子身形柔軟的偎著男人,軟語道:「老爺~您答應奴家的事情,沒有忘記吧?」中年男人頓時露出尷尬的神色,期期艾艾的說:「這……這個嘛……

女人頓時變了臉色,一把推開男子:「不過就是休掉一個不愛的女人!老爺,您在窯子裡同奴家說的話難道都是騙人的?」男人神情掙扎:「夫人畢竟也跟了我十幾年啊,我總不能說休就休嘛。我也把妳贖了出來,就不能安安份份的待在這宅子裡嗎?」

        女人聞言露出了淒楚的神色,悲傷道:「老爺,雖然奴家墮入煙花,但奴家也是個女人,總希望著能風風光光的出嫁。好不容易才遇上老爺這樣的人物,自然想得個名分在老爺身邊報答您的恩情。奴家的心思,您難道不知道嗎?」

        男人聞言似乎有些動搖,但他搖了搖頭,低聲下氣的安撫女人幾句就匆匆忙忙的離去。男人後腳才踏出門女子便立刻收起楚楚可憐的樣子,招僕人送上煙管,她臥在躺椅上深深吸入阿片燃煙,手指不自覺得輕輕摩娑著髮髻上男人在為她贖身的那天買來的珠花髮簪。不住用手指絞著簪上橙色珠花,她心不在焉的瞧著冉冉上升的白氣:「都是那個女人!究竟要怎麼作才能除掉她……」並沒有注意到,她噴出的煙氣並沒有散失在空中,反而漸漸由白轉黑,盤踞在房中悄悄的將四周變了個樣子……

 

「那就是妳的願望?」冷澈的聲音響起,女人回神,發現自己竟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驚訝的失聲尖叫。「安靜。」毫無情緒的聲音再度開了口,女子轉身,終於見到了那聲音的本尊。那是一名端坐高台上的宮裝女子,但奇怪的是,她身上繁複的宮裝竟清一色墨黑,看上去十分不祥。

宮裝女子開了口:「妳的願望是殺了那個女人嗎?」女人一驚,反問:「妳,妳是什麼人?妳想要做什麼?」「告訴我妳的願望,只要給我讓我滿意的代價就替妳實現它。」宮裝女子沒有回答女人的問題,只是不厭其煩的再度詢問:「妳想要的是殺了那個女人嗎?」「不只是那樣!我要的是當上正室!」不禁脫口而出,女人反道冷靜了下來,她轉了轉眼珠子:「您的意思是,只要付給殿下足夠的代價就能實現任何事?」她突然笑了起來:「奴家想要的,是除掉那個女人當上正室夫人。僅此而已。殿下這樣如同仙人般的人物一定能達成小女子的小小心願吧?」

「扶正的願望……」宮裝女人仰頸望向虛空,彷彿在跟什麼看不見的對象商量般停滯了一陣,才定睛望向女子:「我要取走妳阿諛奉承的能力作為代價。」「什麼?」女子不禁反問,她無法理解宮裝女人的意思。「妳逢迎拍馬的口才就是我要的東西。」宮裝女子又重複了一次。這次女人聽懂了,她思索一會兒才道:「仙子能取走口才也是可能的事吧?若能當上正室夫人奴家也不用對老爺拍馬屁了,好吧,奴家願意同您交換,還望殿下早點答成奴家的心願哪。」露出更加甜蜜的笑容,側著頭的女子,髮髻簪的橙色珠花輕輕搖晃著。宮裝女人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僅是抬起隻手向她一指:「那只簪就當作契約的證明吧。」她的簪竟聽從了那個命令,從她髮髻中自個脫落下來飛入宮裝女子的手中。

 

女子一回神,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房中,煙管仍冒著白霧。剛剛的交易彷彿夢境一般,若不是一頭長髮散落,她甚至覺得自己只是做了一場白日夢。

不過,幾天之後,男人的正室妻子竟生了一場大病,沒過多久就死了。男人也如她所冀望的,將女人迎娶進家門。

 

又過了數月,男人開始變了,徹夜不歸、帶著一身脂粉味進門是家常便飯。她罵也罵了,哭過鬧過卻仍無濟於事。終於有一天,男人帶著另一個滿臉媚笑的女人回來,叫她收拾細軟。

她想張口求情,卻發現自己一個字也吐不出來。「妳的阿諛奉承就是代價。」宮裝女子的話語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她不禁怔在當場,被男人推倒在地也毫無反應。

那晚,她拿了花剪,剪斷了自己的舌。

------
啊就俺又不小心挖了個坑這樣(艸)人蔘真是無限的悲劇啊(遠望)

11/19修,時間有點不夠(打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bylworld 的頭像
sibylworld

廢腐之言

sibyl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